二咻

Yesterday? Yes,today.

心情连同被撕下来的木色纸张一齐被揉成团,拋入垃圾桶里。

这夜是这样难熬,思绪比窗外的蝉声还要喧嚣,争先恐后地涌入她的心豁开的大口子里。一次又一次,她凝视着镜中自己的双眼,是双眼皮,在灯光的衬托下还泛着光,但仔细一瞧,是疲惫中带着的几缕悠悠的不甘。

默然,她确认了一下,自己并没有什么在意的人,牵挂的人,对于几日来固定的早安晚安模式,她只觉得有着没必要的荒唐。忽然身体一轻,她是浮在了月夜里,周遭都是空空的,指尖触碰到悬浮尘埃的细小触感也可以忽略不计,她希望这环抱整个城市的昏夜也能将自己一并吞没,消失于黑色里应该可以悄无声息的。

还是这片夜里,似乎是有粉紫色的几片巨大云朵笑咧咧地拥过来,没头没脑的,几乎都要撞上她。她的眉头蜷成一团,只得屏住呼吸,硬着头皮迎上去,准备在膨胀的窒息感里多撑一会。不过也没什么,云朵们只是自顾自地说笑而继续前行,留她一个人在空中惊愕着,回味着,怅然着。

她不想依赖着谁,也不喜欢拖泥带水的相处模式,她向往的是敢爱敢恨的自由。没有什么懊恼的情绪值得向他人诉说,没有什么人是可以不用去回报的。“一个人也要努力地生活”,她打了个激灵,抿了抿下唇,再一次用力地望向自己的双眼,这一次,她的心跳不止,仿佛锣鼓在她耳边加油打气,她说,我知道啦。